首页 >> 争鸣
神秘的宣汉土家祭司文字
2019年02月03日 09:0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贵平 字号

内容摘要:宣汉县文化学者收集的祭司文字 李贵平摄/光明图片2018年12月中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语言大学等十多位资深教授来到四川宣汉县,他们被当地的土家“祭司文字”吸引了。这些在语言、文字学领域颇有造诣的教授们十分诧异:神秘而不知渊源的祭司文字是怎么流传下来的?这些文字对破解“巴蜀图语”之谜有什么作用?它为何被认为是研究远古巴人历史的活化石?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12月中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语言大学等十多位资深教授来到四川宣汉县,他们被当地的土家“祭司文字”吸引了。

  这些在语言、文字学领域颇有造诣的教授们十分诧异:神秘而不知渊源的祭司文字是怎么流传下来的?这些文字对破解“巴蜀图语”之谜有什么作用?它为何被认为是研究远古巴人历史的活化石?

  女祭司“拜师”山中老者

  自古以来,川东宣汉县被认为是个“山高皇帝远”的偏僻之地,历史上处在远古巴国的北部核心区域,四周层峦叠嶂,沟谷纵横,峡谷幽深。按宣汉土家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国述的说法,20世纪70年代初,这里还保持着刀耕火种的农耕习俗。

  宣汉县某宾馆会议室,摆在北京教授们面前的土家祭司文字,看着既有趣又神秘:造型逼真,字体简化省略,高度抽象化、线条化,似乎一个个鲜活的形象跃然纸上,述说着远古巴人的劳动创造和战争场景;而其中的灵符(桃符)味道,又和汉字书法中的狂草相似。

  这些古老文字是怎么发现的呢?教授们对这个问题颇感兴趣。

  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天,时任河口乡干部的张国述,在路过四村茅坪时意外了解到,附近自由一村八队有两位叫余慧全、余慧兰的道姑,她们制作的针织绣品非常精美,上面绣有一种状若“灵符”的奇怪图案;当地人曾听余慧全介绍,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神秘的祭司文字。祭司文字!酷爱乡村民俗文化的张国述,胃口被足足地吊起来了。

  后来,担任了宣汉县政协副主席的张国述,决心使祭司文字重见天日。无奈两位道姑早已离世,张国述等人走遍当地60多个村查访她们的传人,但几十年过去了,一无所获。

  2013年3月在县政协会上,张国述偶然得知,赵昌平委员居然就是那两位道姑的传人,并当场书写了270多个土家祭司文字。张国述惊喜不已。然而赵昌平总有些闪烁其词,似乎不愿意说太多。难道她有什么隐情?

  这一年夏天,张国述和县政协文史委主任杜钦、土家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向本林、文化馆桂徳承等人,决定去探访赵昌平。为了不碰壁,他们先委托曾教过赵昌平的两位老校长出面做工作,好说歹说,终于让赵昌平道出了实情:20世纪60年代初,邻近的开县满月乡有个民间巫师,利用土家祭司文字进行秘密联络,裹胁落后群众策划暴动,后来,一些帮其抄写串联文告的乡民大多受到处理……赵昌平心有余悸,生怕祸从口出。

  赵昌平,1968年7月出生在宣汉县马家滩一户土家族家庭。1980年,她小学毕业后出家到樊哙乡龙头山,1988年拜龙泉土家族乡武圣宫的余慧全、余慧兰为师,潜心修炼。武圣宫一带山高林密,路险坡陡,几乎与世隔绝。历时五载,赵昌平深得余慧全、余慧兰的真传,完成全部祭司功课。二余去世后,赵昌平继承其衣钵,成为亚洲杯足球盘口“一带一路”国际合

  • 凝聚起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合力
  • 李双套:哲学视域的中国话语构建
  • 高培勇:持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 建构中国话语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
  • 亚洲杯足球盘口向“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合作
  • 彭俞超 李俊成:筑牢一带一路建设
  • 推进长三角一体化 实现更高质量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