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世界古代中古史
中世纪西欧商人法及商事法庭新探
2019年06月11日 09:13 来源:《史学月刊》2018年第10期 作者:徐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中世纪西欧的外国商人和外地商人都是行商。他们不仅在中世纪欧洲始终存在,而且还催生了商人法和商事法庭。商人法和商事法庭是为了行商的利益产生的,既克服了中世纪各种属地法的司法管辖权的局限性,也消除了各种普通法庭司法程序拖沓和缺乏行商参与等弊端,因此成为行商四处经商以及在发生纠纷时得到快速、公正判决的法律保障。

  关 键 词:中世纪/西欧/行商/商人法/商事法庭

  作者简介:徐浩,历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

    

  “行商”(itinerant merchant)的字面含义是往来贩卖、没有固定营业地点的商人,与坐商正好相反。中世纪欧洲,行商是商人阶级(merchant class)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阶层,由从事海外贸易的外国商人和从事国内贸易的外地商人组成,大多从事批发贸易,将国外或外地的商品贩运到市集出售给零售商。他们与一般的游商在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上具有较大差异。由于中世纪欧洲的市集都是定期举行的,为了避免恶性竞争,相邻市集的举办日期会相互错开,因而国外商人和外地商人常常逐一赶赴各个集市进行交易,“行商”一词便成为他们职业特点的最好写照。学术界以往主张包括行商在内的商人阶级在加洛林王朝时期消失了,十一二世纪后行商又变为坐商。笔者认为此类观点不仅与大量表明中世纪早期存在商人阶级的研究相矛盾,而且也忽视了中世纪中期以来商人法和商事法庭旨在保护行商的利益。有鉴于此,本文拟就中世纪早期商人阶级的存在和中世纪中晚期商人法及商事法庭对行商利益的保护谈些看法。

  一 9-11世纪行商消失了吗?

  西方学术界通常将中世纪的商人阶级等同于西欧本土的海外贸易商人,这些从事海外贸易的商人无疑是行商。因此,中世纪早期后半段商人阶级的消失,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指行商的消失。然而,西欧本土的国外贸易商在中世纪早期是否消失了,学术界存在不同看法,消失派的代表人物首推皮朗。他主张加洛林王朝时期古代文明出现了断裂。在他看来,尽管日耳曼人的民族大迁徙没有造成罗马文明的中断,但是这种连续性仅限于墨洛温王朝,加洛林王朝则经历了与墨洛温王朝乃至古代文明的断裂。其原因在于,穆斯林占领西班牙致使7世纪晚期和8世纪初西地中海地区与中东贸易全部中断。尽管政治中心北移的加洛林王朝促进了西欧本土的弗里斯兰商人从事的北海贸易的繁荣,但9世纪中后期维京人的入侵导致低地国家的海外贸易停止,弗里斯兰商人退出历史舞台。9世纪下半叶阿拉伯人占领西西里岛中断了意大利与东方贸易的最后联系。“结果,作为一种普遍的职业化的商人阶级,在加洛林王朝时代已不复存在了”①。除了宫廷和修道院等机构雇用的代理商外,经常光顾加洛林王朝时期数量繁多的地方市场的只有小商小贩。不过,皮朗认为,墨洛温王朝的职业商人与宫廷和修道院等的代理商以及小商小贩截然不同:前者“交易的内容往往都与珍贵物品、珠宝、马匹和牲畜有关。一份《法令集》的内容显示,正是这种交易才可以被恰当地称之为是商人们之间进行的贸易;而这些‘特殊的、专业的’人士几乎毫无例外都是犹太人”②。他断言,加洛林王朝时期除了犹太人以外就没有商人了,以至于犹太人与商人两个词汇成了同义词。那么,中世纪的商业贸易和交通的复兴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实现的?对于这些问题,皮朗的观点是,复兴开始的时间为时甚晚③。所谓为时甚晚,指的是贸易复兴和商人阶级的出现要等到中世纪中期。换言之,中世纪早期的后半段如同不存在作为工商业中心的城市一样,也不存在商人阶级。

  学术界对皮朗的这种论述可谓疑信参半。尽管许多中世纪经济史著作和教科书采用了他的观点,但其关于阿拉伯人的扩张和北欧人的入侵使加洛林王朝商人阶级消失的结论也受到许多经济史学家的质疑。

  首先,皮朗低估了日耳曼人入侵所造成的破坏,他关于加洛林王朝时期商业衰落的观点也受到许多经济史学家的质疑。布瓦松纳认为,墨洛温王朝和加洛林王朝的商业经历了从衰落到复兴的过程,具体来说,5-6世纪西欧商业遭受日耳曼人入侵的严重破坏,7-9世纪才恢复了若干活动,加洛林王朝时期出现了商业复兴。不仅如此,加洛林王朝时期商人阶级也没有消失。尽管上述时期商业环境并不理想,“然而一个商业阶级正在悄悄地形成,流动的商业、肩挑小贩、与地方的或区域的固定商业同时发展起来。国际贸易的胚胎已见于奢侈品贸易上,这种贸易是在以西方为一方,以拜占庭与阿拉伯为另一方之间开始的,而在这种贸易上,优厚的利润抵偿了巨大的危险。诚然,在卡罗林(即加洛林)王朝时代,我们不仅看见有零售商人和负贩小商,我们也看见有批发商人,例如,在西哥特法律中提到的从事东方产品贸易的商人或在西哥特法典中提到的出卖贵重奢侈品的商人。……这些商人中有很多是东方人……西方人自己也开始参加大规模的商业。从6世纪起,伦巴底商人已出现在圣得尼的市集上;而在9世纪,威尼斯人从查理三世(即胖子查理,881-887年为法兰西国王)取得了他们的特权。在另一方面,高卢-罗马商人也开始冒险,去同爱尔兰、德意志及斯拉夫各国进行贸易,而夫利西亚人(即弗里斯兰人)则成为莱茵兰及低地国家的商界的领袖”④。拉图什也否认了皮朗有关墨洛温王朝存在所谓的“宏大商业”(grand commerce)的说法。他说:“在研究了涉及墨洛温时期商人的各种文献后(它们大多没告诉我们什么内容,且无论怎么说都数量稀少),我们很难界定他们的活动。‘宏大商业’、国际贸易、进出口贸易都是言过其实的说法。这些词汇过于夸大其词,以至于无法名副其实地描述大部分商人所从事的这些普通活动。”⑤此外,拉图什还延续了布瓦松纳的观点,认为加洛林王朝早期商业经历了“短暂的恢复”(temporary restoration),而不是皮朗所说的衰落与断裂:“我们的观点与那种认为古代经济终结于加洛林时期的说法相反,将全力表明加洛林时代初期标志着一种恢复,或者至少是认真尝试将经济置于坚实的基础之上。”⑥换言之,加洛林王朝与墨洛温王朝的文明不仅没有中断,而且还从日耳曼人入侵的破坏中恢复过来,尽管这种恢复没有持续下去。

  其次,许多学者认为皮朗夸大了伊斯兰扩张对西欧的消极后果。法国伊斯兰史学者莫里斯·伦巴德(Maurice Lombard)提出,伊斯兰国家的建立引起穆斯林世界的铸币流入西欧,这些货币成为墨洛温王朝末期低迷的经济的润滑剂。他还认为,这些流入西欧的货币,融入了加洛林王朝的社会和经济生活,使那个时期的经济复兴成为可能。由此他认为,穆斯林不再是皮朗所说的导致加洛林时期滞于自然经济的罪魁祸首(所谓没有穆罕默德就没有查理曼),相反应被当成中世纪早期经济复兴的英雄。瑞典经济史学家斯图雷·伯林(Sture Bolin)认为西欧与中东的贸易不仅没有终止,相反地,在8世纪和9世纪早期,伊斯兰世界的白银生产大幅上升,那里的文献表明这些白银用于在西欧购买阉人、男女奴隶、织锦和各种皮毛,以及刀剑等。然而,这其中许多物品不是出自西欧,如奴隶和皮毛要通过正在开始入侵波罗的海和俄罗斯的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帮助才能大量从斯拉夫世界运往东方。换言之,西欧从斯堪的纳维亚人那里购买了斯拉夫人的货物,然后再卖给穆斯林,后者为此转运支付的银币数量不断增加。然而,留里克征服俄罗斯使西欧在这种三角贸易中被迫出局,再加上北欧人入侵西欧,贸易量大为减少。有鉴于此,伯林认为,不是没有穆罕默德就没有查理曼,而是没有留里克就没有查理曼。此外,美国经济史学家罗伯特·洛佩兹认为,穆斯林的扩张并不具有皮朗所说的那种作用,即穆斯林对西地中海的控制与西欧海外贸易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实际上,西欧羊皮纸替代草纸、金币的消失、东方奢侈纺织品和香料供应的波动都另有原因,与阿拉伯人的扩张无关⑦。

  最后,皮朗有关北欧人入侵导致商人阶级最终消失的观点也受到许多经济史学家的批评。汤普逊指出,北欧人入侵的破坏性无疑被夸大了。他说:“有些著名史学家常常主张:在第9世纪——甚至在第10世纪——商业和贸易差不多已完全停顿,而这种说法曾广泛被人相信。但是,查理曼帝国的商业繁荣状态不曾跟着他的逝世而立刻消灭。”⑧他认为,9世纪下半叶法国的商人阶级没有消失,丹麦金的征税记录可以证明。该世纪六七十年代,“商人曾好多次缴纳这种捐税”,“行商和坐商按照他们的财产都须缴纳‘丹麦金’”⑨。此外,9世纪的史料还证明意大利特别是威尼斯商人的存在。据此,汤普逊的结论是,“从上文所引的例据看来,显然,北欧人的侵犯不仅没有像过去所说的那样,破坏了商业,法国在第9世纪商业的数量和种类反比过去所曾想象的还要大”⑩。

  汤普逊的上述观点也得到后世其他经济史学家的证实,在后者看来维京人并非一直是海盗。波斯坦认为,维京人与西欧的交往并非仅限于海盗式劫掠。尽管“北欧海盗远征从8世纪的第一个25年开始,但考古资料显示,在斯堪的纳维亚与西欧国家之间,自史前时期就有了贸易关系。即使在北欧海盗大举发动战争的最坏时期,不仅他们的定居点之间,而且斯堪的纳维亚人和非斯堪的纳维亚人的居住地之间仍存在着大量的纯商业贸易”。“斯堪的纳维亚人不仅建造了用于抢劫的快速攻击船只,而且也建造了速度较慢和空间较大的用于商业贸易的货船。可能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商人专门从事贸易而不进行抢劫性的远航”(11)。其他学者也持有类似看法。例如,在论及850-955年处于维京人攻击下西欧的经济形势时,阿德尔森指出,如果维京人入侵的目的起初主要是海盗掠夺,那么后期阶段却不再如此。皮朗也说过,海盗是商业的第一阶段。9世纪后期是海盗时期,欧洲经济遭受破坏。然而,不久后维京人开始将海盗和贸易交替进行。大约10世纪早期西欧存在许多贸易规定,禁止向北欧人出售武器、马匹甚至奴隶,以削弱其偷袭能力。但大多数商品不在贸易禁运之列,而北欧人在被入侵地区的永久性定居刺激了西欧各地商业的发展(12)。

  应该说,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许多经济社会史学家接受了上述经济史学家反驳皮朗时所提出的观点,主张阿拉伯人的扩张和维京人的入侵没有中断西欧国际贸易和商人阶级的存在。在此基础上,他们还拓展了“商人”概念的内涵,主张中世纪早期的任何时期(无论是墨洛温王朝时期、加洛林王朝时期还是维京时期)商人阶级都没有消失。杜哈德认为,商人指的是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分销商品的中间人,不管其从事的是对外贸易还是国内贸易。现有的证据表明,为了能够定期在遥远的市场上大量出售其产品,大农场主往往会借助专业中间商的服务。依据残存的档案,我们能在贸易代理人(agents of trade)中间区分法兰克本国和法兰克王国境外的商人。研究表明,商人阶级的构成是多样化的。在中世纪早期的5个世纪期间,编年史、年鉴、圣徒传、特许状、宗教会议法令和法令集等提及的商人(mercatores)和代理人(negotiantes),有些类型在罗马帝国已经为人所知。这些商人大致来说有三种类型,包括为城市提供货物并经常住在城市的商人、经营远程奢侈品贸易和奴隶贸易的本国和外国商人以及在这两个群体中间为大人物服务的商人。史料中展示的6世纪西欧存在的这三种类型的商人,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仍然可以见到(13)。

  维科特朗也认为,尽管缺少系统而丰富的史料,但我们可以根据6世纪至11世纪中叶的文献区分出从事本地贸易和远程贸易的商人,后者在中世纪早期始终存在。在6世纪,他们主要活动于地中海地区和法兰克王国的南部、中部;在7世纪和8世纪,弗里斯兰商人在整个北海及其腹地经商;在9世纪加洛林王朝时期,法兰克王国、斯拉夫国家、北部欧洲和西班牙之间有着活跃的商业联系;最后,在10世纪和11世纪,与朝圣者一起的商人团体出现在法国、德意志和意大利的所有主要旅行线路上(14)。可见,即使是从批发商或远程贸易者等最严格的意义上说,中世纪早期西欧本土的商人阶级或行商也没有消失。

  在中世纪早期最后几个世纪,商人阶级或行商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成为中世纪中期商人阶级的重要来源。拉图什认为,皮朗主张11世纪职业商人阶级来源于没有土地的流浪汉,但实际上并非所有在10世纪从事贸易的人都来自无地的流浪者。加洛林王朝的国王使用宫廷商人,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商人在虔诚者路易时期之后消失了。相反,服务世俗君主和修道院的商人占据了商人阶级成员的极大比例,他们财富的增长也吸引某些土地所有者和富裕农场主加入到商人行列(15)。

  还需指出,经济社会史学家也不认同皮朗对中世纪西欧商业复兴时间的看法。由于维京人的活动具有海盗和贸易双重性,所以许多学者认为,西欧商业复兴出现在维京时代后期,即10世纪,而非皮朗所说的11-12世纪,即维京人的入侵结束以后。拉图什主张西欧11世纪的复兴贯穿于维京人入侵后好几个世纪期间,而绝非皮朗所说的在11世纪突然出现(16)。这种观点直到晚近仍然得到认可,如1995年米勒和哈彻在其《中世纪英国的城市、商业和手工业(1086-1348)》一书中仍认为,维京时代英国的海外贸易遇到严重困难,尽管一直存在某些争论,但很难相信英国的对外贸易在盎格鲁-撒克逊晚期减少了或与德意志和法兰克王国的商业联系需要等到1025年或更晚才恢复(17)。

  总的来说,与中世纪早期上半期相比,中世纪早期下半期不仅商人阶级或行商没有消失,而且他们还将海外贸易圈从地中海扩展到北海,将贸易商品从奢侈品扩展到普通品,以至于海外贸易成为遍及西欧、南欧以及北欧并影响国计民生的行业,商人法和商事法庭由此应运而生。

作者简介

姓名:徐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洲杯足球盘口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亚洲杯足球盘口院概况|亚洲杯足球盘口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