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指”“马”之喻辨析
2019年06月04日 11:08 来源:亚洲杯足球盘口-亚洲杯足球盘口报 作者:朱光磊 董颖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公孙龙子的“白马非马论”与“指物论”是先秦名家两个重要论断。而巧合的是,《庄子·齐物论》中也有“以指喻指之非指,不若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以马喻马之非马,不若以非马喻马之非马也”之言。显然,二者同时言及“指非指”“马非马”,且表述极为相似。但细究之下,二者想要表达的义理却不甚相同。公孙龙子仅在名言范围内探讨纯粹概念之分野独立;庄子则贬斥名言概念而主张超越名言是非的纷扰。

  概念离物 各自独立

  在公孙龙子“指物论”思想中,“物莫非指,而指非指”一句为其义理之总纲。“物莫非指”中“物”即世间万物本身作为自然存在的状态,无名无称;而“指”即人所赋予事物的概念名相。“物莫非指”一句就是说天下万物莫不是在人的认识下被赋予的概念。在这里,公孙龙子意在强调概念名相的重要性,即世间万物都要通过抽象概念进入人类的知识系统,才能被人认识。“而指非指”一句中,显然前后两个“指”的意义并不相同。前一个“指”即概念、名相,而后一“指”即刨去人为所赋予的概念后的事物自然存在。所以,“而指非指”即概念不等同于概念所指向的物体自身。概念是人为创造的抽象符号,虽然可以指称事物,但本质上与“物”是相离的。公孙龙子在这里把概念与事物自身作了剥离,旨在承认概念所具有的独立性,即概念一经形成便可与事物自身分离而独立存在。

  理解“白马非马”的关键在于“非”字。时人与公孙龙子论辩,一般人总是将其理解为“不属于”,而公孙龙子则将其理解为“不等同于”。因此,公孙龙子所说的“白马非马”只是在说白马不等同于马,而并不是否认白马属于马。公孙龙子对“白马非马”的论证主要从概念内涵与外延两方面来进行。其一,“马”的概念内涵仅就形质而言,而“白马”的概念内涵则兼有形色,是普遍的白落实在具体的马的形质上。其二,“马”这一概念的外延包含了黄马、黑马等各种颜色的马,其马的材质不定于任何普遍的颜色,而“白马”这一概念外延仅包含白马,其马的材质定于普遍的白色。由此,在公孙龙子看来,“白马”不等同于“马”,二者是两个分别而独立的概念。

  常人使用概念,都用意在指称相应的事物,而公孙龙子不同常人的地方在于从具体事物中超越出来,回头来辨析概念自身,既确立了概念的独立性,又区别了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差异。公孙龙子的思路倾向将概念形上化、静止化、永恒化,这样就非常类似于古希腊的关于“理念”的形上学思考。

  名言人伪 止言息辩

  当时名家之言广为流布,庄子“指非指”“马非马”之言实是借公孙龙子而来,但他这么做究竟想表达何意呢?

  庄子此言看似令人费解,郭象注则十分清晰:“夫自是而非彼,彼我之常情也。故以我指喻彼指,则彼指于我指独为非指矣。此以指喻指之非指也。若复以彼指还喻我指,则我指于彼指复为非指矣。此以非指喻指之非指也。”“指”既然由公孙龙子而来,故应作指谓事物的名相概念理解。“我指”即我的规定、我的看法、我的概念,这是人为造作的结果;而“彼指”则是你的规定、看法、概念,也是人为造作的结果。若我从自己的规定与立场出发来非议他人不合于自己标准,反之,他人也可以用他的观点和立场来指责我的观念为非,由此互相非难。庄子这句话是在说,世上人人都是自是而非彼的,都是囿于自己的看法立场而不能见其他,纷纷扰扰难以断绝。所以,互相以自己的“指”、自己的“马”来与别人争辩。

  庄子后文接着就说:“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由此可见,庄子是不认同是非争辩、名言纷扰这种状态的。庄子主张的是要从世间名言物议中跳出来,这里的“一指”“一马”并非是天地万物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而是要超越世间的各种“指”“马”是非,把世间所有的标准立场、对待差别都放平了。在这个境界上,天下皆同于自是、均于相非,要说对,所有的看法都是对的;要说不对,所有的看法也都不对。这里的“一指”“一马”其实就是“道”的境界,即天地万物各是其是,即为自然。庄子“指”“马”此言有两个层次,其一是名言、概念、是非的层次,这是庄子所要否定的;其二则是超越是非而平齐物议、止言息辩的层次,这是庄子所认同的。

  二者思想旨趣不同

  公孙龙子与庄子虽同时有“指”“马”之喻,但两人理路不同,二者思想显示出很大的差异。

  亚洲杯足球盘口中国创新经济论坛(2019)在京

  • [社会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社会政策
  • 从"全球主义"到"美国优先":聚焦特
  • [政治学]郭忠华:现代公民观念建构
  • [中国世界史研究]改革开放以来的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