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及其当代启示
2019年07月11日 09:33 来源:《江汉论坛》 作者:毛勒堂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Marx's Thought of Labor Justice and Its Contemporary Enlightenment

  作者简介:毛勒堂,上海师范大学哲学与法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师范大学经济哲学研究中心主任。上海 200234

  原发信息:《江汉论坛》第201812期

  内容提要:资本逻辑成为存在之道、“资本正义”话语粉饰太平以及雇佣劳动成为大众命运,本质地构成马克思劳动正义思想生发的存在境遇。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主要围绕四个维度展开,即对劳动资料初始持有的正义性检阅,对劳资交换实质的正义性检审,对劳动活动情状的正义性检讨,对劳动财富分配的正义性检视。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在今天具有重要的启示:千方百计促进和保障就业以守护劳动者做人尊严,切实贯彻按劳分配原则以增强劳动者获得感,强力规约资本和权力的恣意妄为以捍卫劳动者主体地位,努力改善劳动工作环境以提升劳动者幸福感。

  关键词:资本逻辑/雇佣劳动/劳动正义/马克思

  标题注释: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计划资助。

 

  劳动正义,作为一个具有价值反思维度和现实规范属性的经济哲学概念,是指立足人类自由自觉的存在本质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高度,对作为人类基础性存在方式和社会关系之深刻本体的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的正义追问,是对现有的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的合理性前提和合目的性根据的价值检审。同时,劳动正义包含从作为人类基础性存在方式的劳动活动及其主体利益角度建构正义本质话语和正义价值规范的主张和要求。因此,劳动正义具有哲学和经济学的双重视野:一方面是基于哲学的正义观对现实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的批判性反思,检审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的合理性前提和合目的性根据,从而对不合理的现实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进行批判性改造;另一方面是从物质生产劳动及其主体利益角度规范和建构正义的本体论根据和价值原则,从而在劳动中求解正义的本质和价值真理,为捍卫劳动者的利益提供理论辩护和价值支持。在现代社会,由于资本霸权和权力任性的普遍盛行,劳动正义价值式微,劳动者的主体地位不足彰显,劳动价值得不到应有的肯定和体现,并因此导致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贫富悬殊加剧、人际关系紧张、社会冲突不断升级等一系列存在之隐忧,深刻危及社会的存在根基和基本秩序,打击人们的生活信心,引发大众的存在之焦虑,从而劳动正义问题作为一个无法回避的理论课题和现实任务在现代社会中凸显出来。由此,深入发掘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及其价值内蕴,深度阐发马克思劳动正义思想的当代意义和启示,对于我们在现代社会伸张劳动价值,彰显劳动者主体地位,促进以人民为中心的当代中国发展实践,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一、马克思劳动正义思想生发的存在境遇

  任何真正的思想皆为时代困境的深度折射和深刻回响,是时代精神的集中体现。因此,要深入领会一种思想之实质,深刻把握其内蕴,最切近的方法是把这种思想置放到其生发的时代境遇和社会背景中加以审视。同理,要深入领会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首先要考察其生发和出场的时代境遇。其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其一,资本逻辑成为存在之道。英国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名著《资本的年代》一书中,把1848年至1875年间西方资本主义对全球的扩展、征服和霸权的历史时期称之为“资本的年代”。对此他做了这样的概述:“资本主义的全球性胜利,是1848年后数十年历史的主旋律。这是信仰经济发展依靠私营企业竞争、从最便宜的市场采购一切(包括劳动力),并以最高价格出售一切的社会。建立在这个原则之上的经济,自然是要依靠资产阶级来主宰沉浮,资产阶级的活力、价值和智力,都已提高到与其地位相当的程度,并牢牢保持其优势。以此为基础的经济,据信不仅能创造丰富而且分配适当的物质财富,还能创造日新月异的人类机遇,摆脱迷信偏见,讲究理性,促使科学和艺术发展。总之,创造一个物质和伦理道德不断进步、加速前进的世界。”①霍布斯鲍姆的上述论断显示,“资本的年代”是一个以资本为“主旋律”的时代,一个以“贱买贵卖”为经济交往原则的逐利时代,一个“资产阶级主宰沉浮”的时代,是一个对理性、进步充满盲目乐观的时代。其实,对于现代资本社会的本质及其来历,马克思早在霍布斯鲍姆之前就给予了迄今为止最为深入的揭示。马克思认为,现代资本社会是以人类生产力的进步、社会分工的细化、商品货币关系的不断发展为基础的,是以资本原始积累的血与火的人类辛酸史为代价的,它是通过“对直接生产者的剥夺,是用最残酷无情的野蛮手段,在最下流、最龌龊、最卑鄙和最可恶的贪欲的驱使下完成的”②。然而,随着资本在现代社会的降临,就开启了以自身为基础和根据的时代——“资本时代”。在资本时代,资本及其逻辑成为社会的基础建制和核心标识,成为时代的总纲领和存在的总原则。所谓资本逻辑,是指资本在自身固有的增殖本质强制下展开的无限追逐利润以不断扩大自身的必然性运行逻辑。无限增殖是资本的至上目的和根本动力,无休止地追求剩余价值是资本的生命存在样式,无度贪婪是资本深层的心理状态。在现代社会,资本逻辑取得了全面的统霸地位,本质地构成现代社会的深层逻辑和存在之道。对此,马克思曾给予了深刻的指认:资本逻辑破坏了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无情地斩断了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以冷酷无情、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代替了人与人之间的任何关系,并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的价值,从而用公开无耻和直接露骨的剥削代替了以往尚有掩盖的剥削③。概言之,资本逻辑使一切成为从属于自己的存在,使得资本高高在上,成为万物的主宰,成为人的生命存在的合法性依据及其价值估量的砝码,从而资本的富足和劳动的贫困、资本的强大和劳动的虚弱、资本的尊贵和劳动的卑贱,成为资本逻辑的必然后果和自然衍生。“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生产的影响和规模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殖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④正是基于资本逻辑在现代社会的全面霸权以及工人大众陷入悲惨处境的社会现实,马克思立足工人无产阶级的立场,对资本逻辑主导下的现代社会劳动活动、劳动关系和劳动方式进行正义性批判和追问,由此展开自己的劳动正义之思。因此,资本逻辑成为现代社会存在之道,以及由此衍生的工人无产阶级之苦难处境,是马克思劳动正义之思生发的社会背景。

  其二,“资本正义”话语粉饰太平。正如社会生活中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必然要在精神领域中占据统治地位一样,随着资本逻辑对社会生活的全面主宰和统霸,诸如“资本天然正义”、“资本永恒神圣”、“历史终结论”等资本永恒正义的话语就逐渐盛行,成为厚重的意识形态迷雾,不仅严实地遮蔽了苦难的现实生活之真相,且为资本及其逻辑的唯利是图和丛林法则披上合法的外衣、戴上正义的面具。事实上,“资本天然正义”的话语最初是资产阶级为反对封建专制的需要而提出的,认为封建秩序是一种人为的秩序,其违背和破坏了天然秩序,因而是一种不合理的存在秩序。相反,资本乃是一种天然的存在,是神圣秩序在人间的具体体现,因而资本秩序优越于封建秩序且必然要代替封建秩序,并要求封建统治阶级不能干涉和限制资本的自由流通。然而,随着资产阶级在经济关系和政治关系中取得全面统治地位以后,它抹杀了自身存在的历史性和残忍性,把资本主义视为天然、永恒、神圣的存在以及理性、正义的化身和体现,从而为现代资本社会涂脂抹粉,粉饰太平。正因为如此,在国民经济学的视野中,社会历史“只有两种制度:一种是人为的,一种是天然的。封建制度是人为的,资产阶级制度是天然的……经济学家所以说现存的关系(资产阶级生产关系)是天然的,是想以此说明,这些关系正是使生产财富和发展生产力得以按照自然规律进行的那些关系。因此,这些关系是不受时间影响的自然规律。这是应当永远支配社会的永恒规律。于是,以前是有历史的,现在再也没有历史了”⑤。很显然,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家们,把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看作是一种永恒、自然、神圣的生产形式,看作一种天然合理和正义的生产关系,把资本主义制度看作人类理性王国的实现,从而为资本剥夺工人进行企图不良的辩护。在现代社会,人们在资本永恒正义话语的诱导和迷思中沦为无批判的实证主义者,丧失了对资本的批判激情和反思能力,无力追问资本的合理性前提和合目的性价值根据。而作为一个伟大的革命家和思想家,马克思凭借自己锻造的新世界观——唯物史观——走向历史深处,从生产劳动本体论层面深入揭示了社会存在的基础和历史之奥秘,批判了关于资本永恒正义的意识形态谎言。正是在批判资本永恒正义的运思中,马克思的劳动正义思想及其价值取向呈现出来。所以,资本永恒正义神话在现代社会的大肆弥漫及其对现实苦难的恶意遮蔽,成为马克思劳动正义思想出场的思想背景。

  其三,雇佣劳动成为大众命运。当资本成为现时代的轴心,资本逻辑成为现代社会的存在之道时,雇佣劳动就成为劳动大众命运般的存在方式。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资本是由雇佣劳动来定义和支撑的,“资本以雇佣劳动为前提,而雇佣劳动又以资本为前提。两者相互制约;两者相互产生”⑥。资本之所以能成为资本,正是建立在对雇佣劳动的无情剥夺和无偿占有基础上,是以工人活劳动的牺牲为前提的。因此,在资本逻辑占主导的现代社会,社会日益分裂为极端对立的阶级存在关系:一方面是人数很少但占有大量生产资料和财富的资本家阶级,另一方面是人数众多却几乎没有财富的雇佣劳动阶级。由于生产资料掌握在资本家手中,工人阶级丧失生产资料,从而不得不以工资的形式出卖自身的劳动力来维生,并为资本家提供大量无偿的劳动,被迫接受资本家的残酷剥削。在雇佣劳动制度下,活劳动不过是死劳动即资本的手段,从而“资本的实质并不在于积累起来的劳动是替活劳动充当进行新生产的手段。它的实质在于活劳动是替积累起来的劳动充当保存并增加其交换价值的手段”⑦,而雇佣劳动则不断生产出支配和统治自己的敌对力量即资本。所以,在雇佣劳动条件下,工人是没有独立性和主体性的,他只是作为资本增殖的抽象物料,无奈地把作为自身的生命活动、生命表现的劳动,降格为资本的附庸,成为仅仅维持自身肉体生存的谋生手段。所以,在劳动中工人的肉体遭折磨、精神遭摧残,没有感受到任何一点做人的尊严和乐趣,从而像逃避瘟疫一样逃避劳动。随着资本逻辑在现代社会的日益巩固和全面宰制,雇佣劳动便成为大众的命运,越来越多的人被抛入到工人无产阶级队伍,不得不将雇佣劳动作为自己的根本存在方式,过着异化而非人的生活。对此,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中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描述了当时英国工人阶级的悲惨生活:“各种各样的灾祸落到穷人头上”,“他们住的是潮湿的房屋”,“一切可以保持清洁的手段被剥夺了”,“人们像追逐野兽一样追逐他们,不让他们得到安宁,不让他们过平静的生活。除了纵欲和酗酒,他们的一切享乐都被剥夺了”⑧。对于雇佣劳动制度这种现代奴役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非常丰富深入的揭示,指认它“不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极限,而且突破了工作日的纯粹身体的界限。它侵占人体的成长、发育和维持健康所需要的时间。它掠夺工人呼吸新鲜空气和接触阳光所需要的时间”⑨。正是对现代雇佣劳动制度的批判、揭示以及对生存于其中的工人阶级命运的深度关切,构成了马克思劳动正义之思生发的阶级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毛勒堂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洲杯足球盘口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亚洲杯足球盘口院概况|亚洲杯足球盘口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