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学
李向振:重回叙事传统:当代民俗研究的生活实践转向
2019年03月15日 09:25 来源:《民俗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李向振 字号
关键词:叙事学;实践民俗学;日常生活;生活实践

内容摘要:

关键词:叙事学;实践民俗学;日常生活;生活实践

作者简介:

  摘要:社会转型带来的生活革命消解了传统民俗事象,民俗学正在遭遇着阐释危机。转向日常生活的实践民俗学,体现了民俗学者的学术自救与学科自觉。实践民俗学要求研究者通过民俗对民众的生活实践及意义世界进行关照,研究者可以借助日常叙事实现研究对象从事象到事件再到生活实践的双重还原。将叙事学作为研究策略引入民俗学,既是传统民俗学叙事研究的接续,又是当代民俗学关注生活实践的路径。借助叙事学相关理论反思民俗学学术作品的制作过程以及民俗学实践主体的建构过程,有助于推进实践民俗学的研究进路。

  关键词:叙事学;实践民俗学;日常生活;生活实践

  作者简介:李向振,河北人,博士,讲师,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在研。目前主要研究方向为民俗学、民间信仰、非遗保护、村落生活变迁等。

  数十年来,叙事研究或叙事分析突破了原生文学评论藩篱,日益引起包括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甚至政治学研究者的注意。在这些研究中,叙事被赋予新的现实意义,它开始被视为历史话语、社会话语、政治话语或意识形态话语。研究者也开始注意到,叙事是社会交往或交流实践的重要方式,人们通过叙事表达来传递信息和信心。人与人之间如此,国与国之间亦如此。比如近几年国家呼吁的“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是一种宣传标语,更是对讲故事这种传统叙事形式的新认识,即通过讲故事来宣传中国社会的发展及中国整体形象。由此可见,叙事可以承载更多信息,其本身也具有更多交流与表达层面的价值。

  尽管作为一门现代人文社会科学的民俗学,在发轫之初就以民间文学或口头传统等叙事体裁为主要研究对象,比如歌谣研究或民间传说研究等,但其主要方法却并未直接指向叙事学分析,而是借用了当时方兴未艾的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等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体系。事实是,按照杨堃先生的研究,整个20世纪上半叶,中国民俗学研究基本形成三个流派:(1)民俗学中的文学派,以周作人先生为代表;(2)新史学的民俗学,以顾颉刚先生为代表;(3)进化人类学派的民俗学,以江绍原先生为代表。民俗学中的文学派与新史学的民俗学,都是以民间叙事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其内容基本涵盖了歌谣、传说、民间故事、笑话、神话等各种体裁。不过,这些研究过分强调形式主义和结构主义的话语分析,将叙事文本剥离出其原生的生活语境,在不同程度上割断了叙事作品与社会、历史、文化环境的关联。自1930年代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传统民俗学中的文学派和新史学的民俗学学术活动基本陷入中断状态,直到1950年代,在少数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与研究中才有所恢复,但真正接续学术传统则迟至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

  1970年代末以来,尽管以民间文学为主体的民俗学在中国大陆得以恢复,但从研究路径上看,这一时期的研究仍深受普罗普故事形态学的形式主义和列维-斯特劳斯的结构主义影响,强调文本的话语和结构形态分析,比如在研究民间故事时,研究者倾向于分析民间故事的“母题”及“叙事单元”等,诸如刘魁立曾对流传于浙江省的“狗耕田”故事类型进行形态结构分析并提出了“民间叙事的生命树”概念。应该说,这类研究已经具备了传统叙事分析的研究特质,但因其割裂了民间叙事与民众日常生活的内在联系,而成为纯文学文本讨论,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民俗学的解释空间。1990年代末,“语境”概念被引入中国民俗学界,民俗学尤其是民间文学领域开始反思过去过分强调文本分析的弊端,民间文学研究由此开启了新的研究范式。但令人遗憾的是,或许是由于学界对源自西方的“语境”概念理解有偏差,从而导致具体研究中出现“语境主义”倾向,即凡研究必谈语境,为语境而语境,甚至将语境本身作为研究对象而忽视了文本的重要性。以至多年后,刘宗迪大声疾呼“超越语境,回归文学”。

  就社会转型与社会现实而言,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市场力量早已渗入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极为深刻地改变了传统的生活观念、生活方式和地方性知识。正如周星所言,数十年经济高速增长引发了全面的、深刻的“生活革命”。面对这场悄无声息的生活革命,如何重新审视民间话语、重新认识地方性知识、重新解读日常生活中碎片式话语的意义等,成为时代赋予民俗学的重要议题。现代社会正在迅速消解传统的民俗学研究对象,民俗学正在遭遇时代危机,“固有的民俗学的格局,已经无法真实地把握现实世界”。同时,民俗学学科内部也存在“语境”与“文本”之争,研究“民”抑或研究“俗”之争、研究“生活”抑或研究“事象”之争等问题。因此,如何变革民俗学,重塑民俗学的解释力,以应对时代挑战乃至引领时代,是当代民俗学安身立命的根本议题。作为关注生活文化与生活意义的民俗学,对此既无可能回避,不如在其中寻找新的路径。

  实际上,近几年民俗学领域关于“日常生活转向”以及“实践民俗学”或“民俗学的实践”等问题的讨论,正是学者在社会转型期对既有研究范式形成挑战的情况下所作的学术回应与学科自觉。尤其是关于实践民俗学的讨论,在吕微、户晓辉、王杰文等学者的推动下,日益成为民俗学的热门话题。不过,到底什么是实践民俗学、如何实现实践民俗学的研究、实践民俗学与传统民俗学的区别在哪里等问题,仍未达成共识。本文即打算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通过引入叙事学、尤其是新叙事学的相关理论,探讨通过民俗关照民众日常生活与交流实践的实现路径以及实践民俗学的可能性等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李向振 工作单位:武汉大学社会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洲杯足球盘口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亚洲杯足球盘口院概况|亚洲杯足球盘口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