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内蒙古
余宏亮:数字时代教师角色的变革与重塑
2019年05月15日 11:38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2018年第5期 作者:余宏亮 字号
关键词:数字时代;教育生态;教师角色;知识变革

内容摘要:

关键词:数字时代;教育生态;教师角色;知识变革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进入数字时代,教育场域的结构性变革业已展开,教师作为教育教学的核心,亦无法规避数字化的冲击。置身于以技术为支撑的数字时代,教师角色应从知识传递者走向知识协同者,从课程执行者转向课程研发者,从学习监管者迈向学习引领者。循此理路,教师应确立共在对话型师生关系、形塑多层复合型知能结构、建构共生发展型学习共同体,以顺应数字时代自身角色的变革与重塑。

  关 键 词:数字时代;教育生态;教师角色;知识变革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微课程视域下卓越教师实践教学保障体系建构研究”(编号:CIA130186)。

  作者简介:余宏亮,男,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研究所教授,教育学博士。

  进入新时代,数字技术以扁平化、去中心化、社群化的价值特性对各行业的发展与变革产生了重大影响,传统的教育行业亦不可自外其中。数字时代的到来,推进着教学方式、教学关系的解构与重组,实现着教学形态、教学组织的创新与变革。然而,无论“何种形态的教育教学,要取得预期的理想成效,教师都是最为关键的因素”[1]。教师作为教育教学的核心,数字技术的冲击使其角色面临的挑战日益严峻。有鉴于此,厘清数字时代教师角色转变的应然向度,探寻教师角色转变的现实路径,已成为教育研究无法规避的热点之一。

  一、数字时代教育场域的生态变革

  数字技术对教育教学影响至深,其“直接摧毁传统守旧的教育生态,重塑一个开放创新的新的教育生态”[2]。具体来说,数字化撬动了教育生态变革,主要体现在教育知识观的翻转、教育主体观的位移以及教育环境观的更迭三个向度上。

  (一)教育知识观的转型

  知识是教育的核心与灵魂。“从根本上说,知识的概念与教育的概念是无法分离的,因而,我们对关于知识和认识方面可能存在的许多问题的回答,对教育者如何思考和行动将有重大影响。”[3](P.62)换句话说,我们所秉持的知识观影响着对教育理论与实践的认知和理解。回溯历史,知识观的演进历经理性主义、经验主义、建构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等几个阶段。[4]然而,由于深受技术理性与功利主义的规制,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知识观充斥于当下的教育教学之中,并不动声色地影响着教师的教育观念和教学实践。此种知识观将知识看作是客观的、绝对的、中立的、脱离主体身心的实在,致使知识异化为技术的“奴隶”。在具体的教育教学场域之中,课程是知识的“复制品”,教学是知识的“传送带”,教师是知识的“搬运工”,学生则演化成为知识的“存储器”。

  时至当下,数字技术的发展使得知识开始从“原子赋型”向“比特传播”变革,并呈现出网络化、可视化、具身化等新的价值特性。[5]此种知识样态的新特性促使人们反思与批判传统“权威型”知识观存在的弊端,进而吁求一种新的知识观指导教育教学的深刻变革。因应此种诉求,以建构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知识观为代表的“批判型”知识观顺势而生。此种知识观认为,知识的本质是暂定的、灵活的、开放的,知识的价值是追求人性的解放,知识的获取方式是超越时空物理极限的。因此,在数字化境遇下,知识成为技术的服务对象,技术为知识教学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考视窗。数字时代的到来实现了“权威型”知识观到“批判型”知识观的转型,牵动着课程观、教学观、学习观等的深刻变革,使知识成为个体人性解放的“钥匙”,使知识的学习过程成为个体通往真实情景的桥梁。

作者简介

姓名:余宏亮 工作单位:人民教育出版社课程教材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亚洲杯足球盘口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亚洲杯足球盘口院概况|亚洲杯足球盘口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