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贵州
过一个有仪式感的除夕
2019年02月07日 20:43 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胡彦 字号
关键词:春晚;山乡;互联网

内容摘要:互联网,浓缩了人们的距离,把天南地北、认识不认识的人们都拉到了一起。随着微信的兴起,除夕夜又多了一个项目,那就是在家微信群里面抢红包,抢红包,可谓这几年新兴起的过年仪式。

关键词:春晚;山乡;互联网

作者简介:

  记忆中的年味,是从腊月开始的。过了冬月,我们一家人便开始忙活起来。父亲在异乡工作,家里由母亲打理。母亲把兄嫂姐姐召集起来,进行分工,整地做农活,打扫卫生,清洗衣物,磨豆腐,舂碓磕米面,做甜酒黄粑,杀猪熏腊肉……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我的任务是偶尔打打下手,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和小伙伴们开溜去玩耍,或者一个人躲进屋里偷看父亲的藏书。

  在大人们的忙碌中,除夕,眨眼就来了。父亲在家,我不敢再偷看他的书,于是学着做个乖乖女,扫扫地,择择葱、剥剥蒜,其实就是装装样子。父母兄嫂则天不亮就开始忙活,蒸菜、炒菜,一直忙到黄昏时分。父亲到堂屋祭奠天地和先人,母亲洒水饭。水饭是老家的风俗,过年过节做好饭菜后,每种菜都要放一点到碗里,加上饭、酒和烧好的纸钱,反手倒出门去,谓为给逝去的亲人洒水饭。至此,一家人终于可以围着摆满美味佳肴的大桌子,享受除夕的丰盛大餐。

  除夕团聚,酒是必不可少的。不说男丁,就是母亲、嫂子、姐姐、我和侄女,也会被父亲劝着喝点母亲煮的包谷酒,或者家乡当地出产的土药子阿穴酒,一大家人,四代同堂,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但我们最盼望的还是快点吃好饭,等着发压岁钱。一般是父亲先发,依次发给祖母、母亲、兄嫂、姐姐、我、侄儿侄女;亚洲杯足球盘口茅盾文学奖揭晓

  • 以坚定的理想信念坚守初心、勇担使
  • 铭记历史 永续精神——写在第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