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资讯
2018年军旅文学:追踪军中变革 回应时代话题
2019年02月22日 16:16 来源:文艺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对于军旅文学来说无疑是个丰收年,新老作家共同为军旅文学贡献了新质。

  当军旅文学的题材不再仅限于和平年代军人如何生活,而是纵向上追溯历史,寻求当代立足点,横向上不仅关注到部队当下改革的热点,追踪军中大变革,回应时代大话题,同时将诸如转业军人、退休军人等群体纳入文学表现范围,这说明军旅文学的本质回归了、“面”铺开了,视野更为宽广了。

  2018年度的军旅文学在题材、文体、内容、形式等方面都有新的拓展。尤其是老作家的集体爆发,不仅贡献了极富新意的精品力作,更为军旅文学创造了新的审美范式。一批反映部队现实、塑造英雄形象的写实佳作接连涌现,突破了以往军旅文学“红与黑”的二维格局。成熟作家笔耕不辍,潜心经营,为军旅文学提供了新的“现象级”作品,而“新生代”军旅作家则尽力摆脱个人化的叙述模式,力图寻求新的文学突破口,给予新时代以文学回应。此外,现实题材军旅文学创作强势复苏,涌现出一大批反映“强军进行时”的作品。凡此种种,彰显了2018年军旅文学不竭的创造活力。

  老作家静水深流

  奉献“现象级”作品

  提起2018年的军旅创作,首先要关注的便是三部现象级长篇小说:徐怀中的《牵风记》、肖亦农的《穹庐》和彭荆风的《太阳升起》。

  徐怀中的《牵风记》高度提炼出一段战争史中“三个人和一匹马”的故事。作家怀着至真至纯之情,不仅摒弃了战争文学中人物塑造的一贯手法,并且最大程度颠覆和突破了自我以往的文学书写模式。冰清玉洁且才华横溢的汪可逾、才华横溢的“一号”首长齐竞、带有人性弱点却又在关键时刻克服弱点的曹水,以及一匹带有浪漫主义色彩、颇通人性的战马,“三人一马”的意象是作家劈开庞大而繁复的战争记忆,遵从本心又精挑细选打捞出的文学形象。通过几个形象之间的互动与勾连,作家用并不算长的篇幅重塑了一段属于自己的战争史,同时也为中国战争文学形象刻画了新的烙印。

  肖亦农的长篇小说《穹庐》有志于凭借那些过往历史所赋予的条件,还原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他将读者带入渐行渐远的历史风尘之中,让人领略1920年前后布里亚特草原的峥嵘岁月和布里亚特人回归祖国的波澜壮阔。小说对这段隐而不彰的历史的感人描述,通过以嘎尔迪老爹为代表的一系列人物形象的塑造,表现了他们对国家民族走过的一段非凡历程的真切回望,对蒙古族人民的英雄主义、爱国情怀予以热烈讴歌。感奋人心的个人命运、部族命运与历史迷雾间的猛烈冲突,被以极富画面感的笔触在作品中揭示出来,而处于历史境况中的人在具体时代环境中曾有过的迷茫和宿命感,始终推动着小说的进展。

  彭荆风的遗作、长篇小说《太阳升起》通过西盟佤族大头人窝朗牛一家在新中国成立前的遭遇,到新中国成立后的生活,描写了佤族人怎样从原始部落末期进入新社会的艰难曲折的过程。以侦察参谋金文才为首的民族工作小组,付出极大的耐心和努力,执行了党的正确的民族政策,终于以事实教育了蛮丙部落头人窝朗牛,见证了云南民族团结进步的伟大历史。透过这部作品,读者能感受到佤族人独特的风俗、异彩的佤山风情,也深刻反映了中华民族团结进步的伟大历史。

  上述三部军旅题材长篇小说在2018年集中推出,并且成功在当年诸多名家推出新作的背景下获得文坛普遍性好评:评论家们赞《牵风记》开拓了中国战争书写新的高度,称《穹庐》为中国版《静静的顿河》,说《太阳升起》为世界提供了坚持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样本。一年之内战争题材作品收获美誉至此,可谓是当下军旅文学的“现象级”事件。那么,在军旅文学相对边缘化的当下,怎会又突然焕发出新的魅力?

  略作思考便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其实军旅文学边缘化的话题本身便是伪命题。文学的演变需要相当长的一个周期,长篇小说的写作亦是如此,没有深入沉潜,深耕于文学沃土,又怎可能如骤然中奖般“收割”文学果实?军旅文学内在所具有的英雄主义、浪漫主义气质从来都使之具备天然的文学优势,问题在于如何适应当下的文学语境,并寻求新的切入点,使之持续葆有文学生机。

  《牵风记》《穹庐》与《太阳升起》几部作品有共通之处。首先这几部长篇小说都是成熟作家经过十数年思考、酝酿的结果,无论在文学主题选择、背景资料消化和文学形象打磨方面都是作家深思熟虑、精耕细作后的结果。《牵风记》的作品雏形是在战争年代,《太阳升起》更是构思60余年,写作20余年,时间的积淀为作品提供了足够扎实的写作根基。其次,这几部作品都是作家在反复的文学尝试过后所抵达的作家个人新的文学高度。《牵风记》延续了徐怀中上世纪80年代短篇小说中的空灵,在经历了新世纪写作的异质性体验后,已达到某种至臻之境,女主角汪可逾就如同理想主义最高境界的化身,甚至最后的死亡也写得浪漫唯美。《穹庐》则是肖亦农在完成一部反映内蒙古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电视剧之时,坠入浩如烟海的文学宝库,对蒙古部落的历史、文化、音乐、舞蹈、服饰、饮食无一不熟、无一不精,从电视剧写作到小说写作,中途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文学拔高。《太阳升起》亦是如此,彭荆风在60多年前作为人民解放军先头部队的成员,进军西盟佤山,一手握枪,一手拿笔,经历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他是新中国成立后亚洲杯足球盘口中国地情论坛举行

  • 监管趋严 互联网金融安全建设加速
  • 专家对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
  • -->